•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风云人物 >
  • 无人区观后感_电影影评_无人区演员表_剧情介绍

  • 发布时间:2020-06-30 02:24
  • 4.09K
  •   一直喜欢宁浩,自《疯狂的石头》之后,他的作品我都看过多遍,每一遍都身心愉悦。在他的电影里到处散发着黑色的光亮,那是一种特殊的智慧,这智慧在中国所有以“代”著称的导演里都没法找到。他喜欢让“坏人”各自为阵,你争我夺,也喜欢让他们良心发现,弄巧成拙。在冯小刚之后,他做到了真正的有趣。这种有趣源于宁浩的嫁接,他在别人的土壤里开出了自己的花朵。于是我们看到的中国电影,就有了另外的疆界。

      宁浩常常被人诟病说模仿盖里奇的痕迹太严重,我理解这种声音。但我总觉得对于一个年轻的创作者,模仿是必需的。从周星驰到周杰伦,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模仿,都在前人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想法。在不抄袭的前提下,模仿是在寻找捷径。只是有人模仿的好,有人模仿的差,这就是大家天差地别的原因。

      只有两部获准公映的影片,就晋升为亿元俱乐部中的导演,就能够和号称艺术家的张大导演、陈大导演分庭抗礼。按理说,中国的电影局领导们应该给宁浩戴红花、发奖章才对。这是多么的青年人啊。可领导们不为所动,正襟危坐,铁面无私。比较出彩的是赵葆华同志,他话锋一转,居然拐到“青年导演不要自恋”的话题上去,真是老将出马,拿你当猴耍。

      说到自恋啊,我见过牛叉的,有人拍了部片子叫《寻找成龙》,烂得让人牙根发痒,可因为他是广电总局的头头,他就能把一帮没事可干的明星招呼过去,让他们煞有介事的为自己鼓掌。他感觉良好的站在台上,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接受赞誉。自恋这种事儿吧,关键是要自己感动自己。看过江局长的表演,我想大家都服气了,没人再敢说自己自恋。

      “全是坏蛋,没好人。”这是总局给出的《无人区》被禁的原因,这种猪一样的逻辑在广电总局那个猪逻辑公园里很常见。总局的看官们总是在给那些导演们做一些糟糕的提醒,他们试图在创作者的大脑里建立起这样一个反射弧:在拍片前先揣测一下上意,把怎样拍好影片放在一边,先想想哪些能拍哪些不能拍。这和前些日子福建省教育厅颁布的十条禁令异曲同工,那意思都是在告诉你们要乖,要看着我的脸色行事。在老师和导演这两种职业本来就被妖魔化的今天,如果大家都把精力放在讨好今上,那我们还能有自己的人民教师,自己的艺术家吗?我觉得可能会有的,但是,他们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一贯潇洒的韩寒,在《独唱团》屡次被毙之后,也只得无奈的表示,“不是我的头太大,是对方的那里太紧了。”在一个《知音》泛滥的国家,《独唱团》却难产,很难想象我们的总局总署的思维该是怎样的怪诞。

      确实奇怪,我们都盼着这个民族能够有一些进步,可是每每到了进步的时候,就总有一些人跳出来扯扯后腿,这些多身居要职,他们带着红色的袖章,拿着红色的文件,因为刚才喝多了,所以脸也是大红色。他们的嘴里念念有词,他们自娱自乐式的呼唤着这个时代的“线个年头了,他们居然还在宣讲着那些虚假的道德教化,我只能说,这是智商问题。

      让我们回到自恋的话题,如果把剪刀手赵德华的文章进行缩句,然后得出“人不要自恋”的结论,那我是同意的,自我陶醉沾沾自喜一定会影响人的进步。但这并不是原则问题,把语境具体一点,若是一个创作者对自己的创作才华自恋,这在我看来没什么,如果他的作品变差了,大家不去看就是。但如果一个手拿剪刀满嘴道德经的领导干部对自己手中的公权力自恋,对自己阉人的手法自恋,对自己那谁也说不明白的“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自恋。哼哼哈哈,那你说他是个什么东西哇。

      现在,我只能对着那些海报,和放出的预告片流口水。可我倒是希望《无人区》不要上映,动了刀子的蛋糕不能摆上宴席。我想起从前一个作家说的话,他说他那篇小说到最后发表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他写的,而是编辑写的,几乎每一段都被编辑无情的删改过。所以对于他,这也是一部新小说。后来书卖得不错,他心里直别扭。

      宁浩作为一个对自己的作品有所要求的导演,遇到了这帮大神,肯定心力交瘁又无计可施。我作为他的影迷,祝他好运。你还年轻,未来的世界也还年轻,还怕等不到太阳落山吗?

      咳咳,最后,感谢国家,感谢总局,感谢剪刀手,感谢你们帮我们大家省钱,人的记忆总是靠一些遗憾来填满。

      那是2009年,国内一年过亿的国产片,不像现在这样多得跟过家家一样,宁浩的《疯狂的赛车》过亿,搞了次庆功。几个月后,我跟几个记者从北京飞到哈密,来探《无人区》的班。

      北京到哈密的航班,每天只有一班,错过了就不再来,跟当时拍摄地魔鬼城的好天气一样。飞机很小,一刮风,吱吱吱的颤,恐飞的人是必然坐不了的。后来坐上车,开到了荒郊野外,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大风起兮云飞扬”,几分钟内,光演员巴多(里面演一个货车司机)因为帽子被吹飞,大家四处追帽子导致的NG就有多次。

      采访分几轮在几处进行,第一次是在片中那个破旧的加油站的房子里,采那对“黑心店”夫妇,两位演员和善又腼腆,后一次,去了片中“帝豪大酒店”对面的房子里,采片中一号反派多布杰,片中面露凶光,走出镜头,他客客气气的,不善言辞。黄渤当时不在组里,徐峥当时挺瘦,身材上,没现在这么像成功人士,顶着满头的“丰满”秀发,当时我必定问了他是真发还是假发,多年后的今天,问题的答案早已不重要了。宁浩呢,只记得他骑着四轮车,穿一身皮衣,对我们说:“我们现在站得地方就是当年西天取经之路,当天唐僧骑着白马去取经,我们现在还能坐车去,已经不算辛苦了。”

      必须承认,宁浩对于西方经典电影是如数家珍的,不然当年石破天惊的《疯狂的石头》根本不可能诞生。如果再往后逐个数,一直到今天,我们仍能从《无人区》里看出宁浩从那些又酷又黑色的讲述美国西部现代故事的好莱坞电影里汲取的丰沛乳汁。

      但一切应该在这里STOP了,剩下的细节对比,除了满足影迷个人的研究趣味,实在没有任何意义,对于探究这部电影的好坏,并没有太多价值。

      在《无人区》面前加一个中国版《XXX》的标签,只满足了文艺青年之间流行的掉书袋攀比风,对于更重要的,普通观众想要窥探的这部的电影好与坏,却完全无力满足。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张家界景区和黄山景区已经不再计较《阿凡达》里的哈利路亚山究竟源自何处了,作为一个看过的电影片单在4位数的小评论人,又如何有必要斤斤计较这个镜头是否致敬科恩,那个镜头效仿斯通呢?计较成功能上四大门户头条吗?

      更重要的在于,即便我们在经典电影里看到了些许《无人区》的源头和结构,也并不足以评价《无人区》作为电影的优劣:蛇皮口袋既可能来自义乌批发市场,也可能来自LV。

      今年4月,当《北京遇上西雅图》将国产爱情轻喜剧的票房峰值拉高到5亿的时候,据说广电总局负责影片立项的相关部门被上百部“爱情轻喜剧”的立项备案资料塞满了。直接的后果也许是,到了年底,不管是观众还是记者都分不清他刚刚看过的电影,究竟是叫《只想跟你好好爱》还是《我爱的是你好好的》。

      国产片的类型简陋,是很多年就有的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只有古装武侠片和非古装武侠片,亏得有了当年的《非常完美》和今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让死老外也能知道,中国人不穿古装也能谈恋爱的。

      爱情轻喜剧、古装武侠片、警匪片(越来越稀有了)、精神式恐怖片(结局基本是男主或女主是精神)——看国产片的观众还能看到什么?

      国产电影有适合性喜剧、黑帮片的、恐怖片的土壤吗?有适合量产科幻片、魔幻片的技术背景吗?有适合诞生《盗梦空间》的整体制片水平吗?在这些问题最正常的答案背景下,需要追根溯源的起因就更复杂了。既不能直接归咎于政策,也不能直接归咎于技术。

      万事开头难。必须说,《无人区》,它是开了个好头的,今后的中国电影里,若是有人想继续探索美丽偏远的西部,那些不为人知、悬疑而吊诡的故事,至少会想到要和宁浩看齐,不至于在生死莫测的枪战间,神出鬼没地开始出现万马奔腾的奇景。当然,拍魔幻片除外。

      四年磨一剑对于影迷的耐心是一种考验,对于宁浩本人来说,当然也是一种风险——单靠时间积累下的期待值,就是其他电影不曾有的压力。

      《无人区》不是一部神片。这不是批评,倒恰恰是它最需要的评价。盛名累人,名不副实的吹捧,会迅速将一部电影拉下神坛并狠狠地摔碎。

      但,《无人区》是一部名副其实的,正常的,不多见的,好的国产电影。相对于大多数故事背景发生在公路上的电影,它其实已然节奏明快,悬念制造的幅度合理,人物性格塑造得充分,动机合理,情感递进升华让人信服,西部片里原本就有的黄金配角,在这里也够多管饱。

      更为重要的是,走出了自己的安全区域,放弃了擅长的多线叙事的宁浩,并没有让故事散掉,他最好的节奏感和故事氛围的把握,仍抓在手里,考虑到转型一刻翻阴沟,永远只有一招鲜的中国导演如此多,这点尤其宝贵。

      话说到这里,应该又有莱昂内、约翰韦恩、科恩兄弟等西部片、黑色电影大家的经典之作会拿出来进行比较了——这是只应该存在于BBS上的影迷游戏,在更公平的探讨环境下,这种对话充满了轻量级女拳王和重量级男拳王对垒的玩笑感:每部电影生根发芽的土壤不一样,随随便便跨越千山万水进行比较后,只剩下穿越感:当张瑜在《庐山恋》里明明爱着男主,话到嘴边却只能说“我爱我的祖国”时,美国人已经让李察-基尔在电影里露了;同样的,如果你问印度人,为什么《阿凡达》没他们的本土电影好看,他多半会说:男主折腾了半天硬是没跳个舞,放了3个多小时尼玛硬是没个中场休息——艺术,都是基于那片土地人民的心理狂欢,基于这点,余男在《无人区》里,充满了《最炫民族风》即视感的真是恰如其分又太得人心了。

      一部正常的好电影,当然有它正常的缺陷。宁浩这样的兄弟情谊比肩夫妻感情的爷们儿,对于爱情的体会是相对简单和生硬的,电影尾声部分,余男回忆往昔故事的收尾,相对影片之前干净利落的叙事,显得有点拖泥带水,欲说还多,但比起《黄金大劫案》里的爱情,还是好多了。

      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明明知道是煽情了,却还是有点小小的动容了——我觉得,仅凭这点,说明《无人区》是合格的类型电影,点赞。

      叙事技巧有时候是一块遮羞布,它能掩盖住或者至少让观众不过分注意于剧情和逻辑的不自然处,并且看起来很酷。结构和技巧原本应该为故事内核服务,但是很多本末倒置的作品会将其作为内核。就好像社交网络原本是生活的一种途径,却正在慢慢变成生活本身。

      多线叙事堪比建造迷宫,但是有些工匠沉溺于雕琢诡异离奇的迷宫,反而忘了在其中放置宝藏。观众对迷宫的精致击节赞叹或者被其折腾得筋疲力尽,走到出口时谁还管他妈的宝藏。

      所以有些人是工匠,譬如说王小波,《万寿寺》如果换成循规蹈矩的写法,恐怕不至于会比它短命的作者更具生命力。而有些人是真正的叙事者,譬如说汪曾祺,能够把平白无奇的故事讲得娓娓动听,当人人都热衷于炫技的时候,这一点简直可以称作美德。

      因此从容不迫地单线叙事比多线叙事更为难得,如果节奏烂那就是一目了然地烂,没法儿规规矩矩把故事讲得引人入胜的叙事者太容易露怯。

      显然宁浩并没有露怯,并且捏在他手里的故事也远远不是平白无奇,除去结尾的几分钟,《无人区》干净利索,火候劲道恰如其分,节奏把握上比他之后拍的《黄金大劫案》出色得多。而且得益于单线叙事,伏笔埋得不露痕迹,平铺直叙水到渠成。

      早已经不是用个回形结构就能被封为大师的1994年,也不是一部电影用1500多个镜头转换就能被比做吕克贝松的2010年,好时光都过去了,金子闪光的成本越来越高,你再也不能用一首情诗把姑娘骗。

      观众看过太多故事,见识过太多技巧,已经习惯于把看过的电影熟识的标签垫在脚下,俯视着观影,然后不自觉用以往的观影经验来进行比较。

      谁都不是鼻祖,泰山北斗之前还有更久远的白胡子前辈,恐怕只有乔治梅里爱或者《火车进站》才能免受这类评论。

      《疯狂的石头》是一部出色的成名作,但是距离出色的电影还差得远。它因形似《两杆大烟枪》而惊艳,实则经不起第二遍观看。抖机灵甩包袱终究只是小聪明,除去嬉笑怒骂之后只剩下土。

      《无人区》的西部背景流于形式,凛冽的其实是故事。冷峻画面中刮过一阵西风,飞沙走石魑魅魍魉齐聚一堂。相比于石头的形似,《无人区》后半部分,环环相扣滴水不漏的匠气才是真正与大师神似的地方。宁浩的野心就跟徐峥的大肚子一样昭然若揭。

      事实上我们都是土鳖,被西洋兔子们远远甩在身后。说致敬都是扯淡,模仿就是模仿,鉴戒就是鉴戒。倘若有朝一日,我们能追上兔子,或者干脆心安理得地做一只土鳖,这只风格独特颜色不一样的鳖一定是宁浩,我愿意相信。

      《无人区》显而易见的进步在于:低俗笑话不再是为了低俗。也意识到黑色幽默只能作为荒诞的佐料,绝不能成为荒诞本身,剧情或者现实才是。

      同样是成名作,有些人拍得出来《落水狗》,《阳光灿烂的日子》,有些人甚至拍得出来《爱情是》,但是昆汀姜文亚利桑德罗之所以卓越,是因为他们往后还能继续拍出代表作。

      总有一天,当人们谈起宁浩,第一反应不再是《疯狂的石头》。从《无人区》的品质来看,这一天值得期待。

      几年前有人采访王波,大概是问他对中文说唱歌词里普遍存在的受害妄想症的看法,该知名中文说唱歌手比了个的手势,说中国没有Gangster。狠狠扇了那些浮夸矫揉造作的Rappers一耳光。

      本土的反派们都必须要有一个悲惨的过去,必须要有一个说来话长的往日故事。即便不描述其自甘堕落的过程,至少也要一笔带过,这些道德上的累赘反而使刻画真实的愿景南辕北辙,矫情犯们孕育出一大批不真实的作品。仿佛我们就是无法接受没来由的坏蛋,即便他们的名字就叫坏蛋。

      《无人区》难得地塑造了几个说中文的土贼和悍匪,从头坏到尾,不遗余力千方百计地使坏,又因其不牵强附会起码显得可怕而不是可笑。

      另外,徐峥为了去救余男,有意无意弄死了一个无辜的。使得潘肖这个角色彻底远离迷途知返的英雄形象,却更加接近于一个人。不是他妈的人格闪光点,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真真切切的人。这是人物刻画中最大的亮点。人跟动物的区别当然不仅仅是人会用火。贪财好色自私自利,同时又有勇有谋有仗义,这并不矛盾,因为我们恰恰就是这样的物种。

      黄渤身上总是贴着接地气,谦逊这样的标签。见过真人之后,我恶毒地把这种谦逊当作是小人物发迹之后仍旧难除的怯懦本性,这种本性如果在别人身上,很容易被诟病为土鳖。但是黄渤却能够把它变成可爱和憨厚。

      这几年黄渤名利双收,事业蒸蒸日上。但是《无人区》告诉我们,他在四年前就已经是这种水准,所以往后即便有再大的荣光降临,也丝毫不值得吃惊。

      《无人区》的逻辑和主题见仁见智,如果抛去诸多标签和偏见,心平气和观影,它是一部品质上乘的作品。

    上一篇:风云漫画第二部 决战之日(下)
    下一篇:壹周人物_壹周人物怎么样_最新相关信息-站长之家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