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风云人物 >
  • 2020-06-2

  • 发布时间:2020-06-29 12:14
  • 4.09K
  •   潇羽然转头看向门口,一位比他高一个头,长相与他有三分相似的少年站在马车旁边。少年英英玉立,马尾一扎显得更加玉树临风,但只有潇羽然知道,那只是徒有其表。

      每年年初,过完新年,潇河和竹然就会带着潇羽然来羽家住几天,当然只是谈生意。这个世界的火山只有两座,一座在最南面,道观东南方向,另一座就在魔界。所以魔界可以靠生长在火山上的独有植物和一些靠火山栖息的动物与羽家做交易。羽家在燕城的权利占了三分之二,况且两家还是亲戚,有生意来往更是亲上加亲。

      燕城最有名的莫过于珊瑚标本,那是用秘术保存珊瑚的一种装饰品,因为燕城靠海,附近海域都是珊瑚丛,为了不破坏环境,珊瑚装饰也是定量的,每年除了进贡给京城的十株珊瑚,还特别受一些富贵小姐家喜爱。

      这里有种鱼特别珍贵,除了进贡绝不卖给其他城池,就连潇羽然想吃也要亲自到燕城才能吃到,所以他每年只能吃上一次。这种鱼神态略有些威严,体形长而有须,鳞片多带金属光泽,神态酷似神龙,燕城人称它们为龙鳟,传言是龙的杂交品种,这种鱼肉质鲜美,没有一点鱼的腥味,生吃还会带有一丝甜味,所以很受欢迎。

      他们把龙鳟传的神乎其神,数量稀有,把龙鳟卖出极高的价格,但只有燕城人自己家知道,他们家家户户都能吃上龙鳟,但酒楼里的龙鳟价格及其昂贵。这还是羽楚的父亲想出来的主意。

      燕城旁有两大主要村落,保护着这一珊瑚丛生长,还要定期投食龙鳟。这两个村落一个叫渔村,一个叫咕咕村。第一个名字潇羽然能理解,毕竟捕鱼为业,叫渔村不奇怪,但另一个咕咕村就显得很奇怪。

      羽楚告诉他,咕咕村全村的人都是妖修,他们来自妖兽森林,他们已经在这里定居了三百多年了,世世代代为羽家家主效力,燕城虽没有城主,但羽家在燕城可谓是一手遮天。这个村落整个村都是鸟妖,具体是什么鸟类潇羽然也不知道,大抵是会咕咕叫的鸟吧。三百多年前,这个种族就脱离了妖兽森林,全族迁居到海边,与羽家家主定下契约,为羽家效力。

      虽然这个种族脱离了妖兽森林,但还是改变不了对魔族的信任。妖兽森林与魔族签下结盟契约几千年,交易来往,对彼此的信任是深入骨髓的,这份信任是对魔族的,不是魔修。

      上一任教主是魔修,夫人是一位人修,此生只有一子,就是潇河,而羽家就是潇河母亲的家族。咕咕村的妖修与羽家定下约定,他们帮羽家饲养龙鳟,看守海域,而羽家保他们种族平安,并且保密妖修的身份。因为妖兽森林与魔族的结盟协议,修仙者与魔修和妖修是对立,而妖修想要在妖兽森林和魔界以外的地区生存,就要保住自己的秘密不被人修发现,而羽家就是唯一和妖修有交易的修仙家族。

      所以如果有外人来到咕咕村,他们就会发现整个村子的村民都非常冷漠,他们只对魔族人和羽家人热情。

      “这是我妹妹,这只小狐狸是妖族的。”潇羽然无奈解释道,他觉得羽楚的脑回路有时候真的太奇葩了。

      羽楚露出标致的微笑:“表叔嫂,您最近身体好些了?要不要再请个大夫来看看?”看看这罪恶的嘴脸,又在大人面前装起来了,潇羽然不经在心里嘀咕。

      “哈哈哈哈,没事了,没事了,真是好孩子。”竹然一边夸着羽楚,一边眼睛瞟向潇羽然。潇羽然趁别人不注意翻了个白眼。

      羽家当代家主已经在等他们了,两家人互相寒暄过后就开饭了,饭后潇羽然回到客房休息,羽楚偷偷来到客房找他玩。

      羽楚不理她,继续和潇羽然搭话:“你们不能多待几天吗?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玩几天啊,我带你去海边抓鱼吃,你不是最喜欢那龙鳟吗。”

      潇羽然点点头,帮妹妹换好更加保暖的衣服就抱了起来,旁边的月澜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但咕噜噜叫的肚子不容她忽视,只能跳到潇羽然肩膀上,开始跺脚:“潇羽然!我饿了!”

      小公主哪受过这样的委屈,眼泪巴拉巴拉就落下来了:“哇啊啊啊,潇羽然他欺负我,你快帮我骂回去啊......”

      潇羽然是知道羽楚的嘴的,小时候也经常被他骂,但骂多了就习惯了,都不打算理会他们两,抱着妹妹就出去了。小狐狸在他肩头一直哭诉,羽楚跟在一旁还在不停地说道:“哈哈哈,你这么能哭吗,你好厉害啊。”然后月澜哭得更厉害了。

      等去厨房拿了些吃食,给妹妹喂完羊奶,小狐狸吃完糕点,打算回屋睡觉,但羽楚仿佛发现了新一般,像只蚊子一样在他耳边烦:“喂,潇羽然,你这只小虫子哪买的,我生日也快到了,送我一只呗。”

      羽楚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自己既不是魔修,也不是魔族,是与妖修对立的人修,那这个愿望好像有点难实现。

      知道羽家与魔族是亲戚并且有交易往来的人少之又少,每次潇河出来都伪装的很好,竹然又不是魔修,几个出来的侍从也只是凡人,所以只有潇河和潇羽然需要掩盖身上的魔气。而潇河修为高深,只要不是碰上霄剑宗那几个老骨头,和佛宗的那几个光头,就不会被人看出来。

      潇羽然就知道果然只有这样才能让他闭嘴,结果小狐狸的行为让他觉得心很累。小狐狸一听有糕点,就什么也不管了,开心的点点头。羽楚见这么容易就得到原谅,不由撇撇嘴:“这么呆,你莫非是?呆头鹅?”

      潇羽然最后一而再再而三警告羽楚不要靠近客房,然后把他关在门外自己睡觉去了。把妹妹抱给奶娘,小狐狸也跑进了隔壁客房。送完三个祖宗,潇羽然顿时觉得安静了不少。一个人躺在床上,神经放松下来顿时觉得疲乏不堪,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简单洗漱了一番,粘床就睡。

      睡梦中,潇羽然看见了很多东西,满眼的通红,他像是趴在地上,皮肤上传来的灼烧感,是那么真实,就仿佛他亲自经历过一般,但潇羽然清楚这只是梦。等回过神来,他看见一只巨大的鸟在空中飞过,嘴里吐着火,火略过森林,耳边,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耳边有小孩痛苦的哭声,有人喊着救火。面前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潇羽然感觉整个人身体都非常沉重,连抬起头都非常困难,他想极力睁开眼看清楚眼前的人,但眼皮子也非常沉重,明明面前的人已经慢慢转身过来看他,但就在他要看清对面人的脸时,他无力的闭上眼睛。

      潇羽然从床上爬起来,刚刚梦里的一切还在脑内回忆,做了个噩梦起来精神也不太好。但今天就要出发赶路,他必须放下烦躁。

      他走出客房,此时的天才蒙蒙亮,看上去还很早,但潇羽然并没有再睡回笼家的打算,刚刚那一觉是他这辈子睡得最难受的一次,脑子里的画面挥之不去。他去奶娘的房间把妹妹抱了出来,小婴儿还没醒,睡得很香,一呼一吸很急促,两只小眼睛眯着像两条线。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潇羽然看过去,脚步声戛然而止,他看见愣在客院大门口的羽楚。

      “你怎么起这么早?”羽楚尴尬的摸摸头,潇羽然一眼就看出来他是来吵他睡觉的。以前每年来他们家做客,羽楚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要来吵他睡觉,有时候是挠他脚心,有时候是把一只鸡放在他枕头边,更过分一次直接泼了他一头冷水。

      潇羽然看见他手里的胭脂盒,不明白他这次又来干嘛,但肯定又是来骚扰他睡觉的,不由的白了他一眼。

      潇羽然想了一下这几个月的行程,回答道:“应该三个月后吧。”羽楚点点头,跟潇河和竹然礼貌道了别,一行人就出发了。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上一篇:琦君_百度百科
    下一篇:笑谈风云人物2头条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