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富优迪科技!
  •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页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科技创新网_互联网科技资讯门户|电子|通信|数码|信息安全
    科技创新网 > 风云人物 >
  • 电影是送给羌塘和父亲的致敬礼

  • 发布时间:2019-06-12 04:42
  • 4.09K
  •   95后,素颜马尾,谈吐淡然……土生土长的深圳女孩饶子君在青春的年龄做了一件很多人一生都不敢想的事情:在大三末期前往,执导拍下了首部羌塘纪录电影《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8月31日,该片将于全国上映。该片以藏北无人区恢弘壮美的风光为背景,讲述了一群怀揣梦想的电影人探索藏北无人区普若岗日冰原,并在生命禁区完成自我找寻与和解的故事。8月16日,导演饶子君在深圳中心书城举行的“尚影周”主题沙龙活动中,分享了在羌塘拍摄背后的故事,并接受了深晚记者的专访。饶子君说,这部影片不仅仅是自己的作,更担负着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让她感悟到了人生的本意,也重走了“攀登者”父亲饶剑峰曾走过的路。

      羌塘与阿尔金、可可西里、罗布泊并称为中国四大无人区。这个北方辽阔的高地,有着60万平方公里的无人之地,平均海拔大于5000米。饶子君团队此次目的地普若岗日冰原位于羌塘腹地,是世界上除了南北极以外最大的陆地冰原,被称为世界“第三极”。在近百年历史记载中,从未有人环绕过这片冰封了十六万年的极寒之地,而他们就要完成这样的挑战。

      经过艰难严格的无人区拍摄许可申报,饶子君带着一车的设备,坐了五天五夜的小货车从深圳赶往拉萨。高寒缺氧、失温迷路、暴风大雪是这片神秘之地留给她最深的印象。昼夜温差30度,全员都被冻伤。饶子君回忆,当时的行走体感如同在平原地区负重近25公斤,穿越冰河时则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如履薄冰”。拍摄团队出发时有48人16辆车,但很多人因身体不适提早退出了拍摄团队,在40多天的拍摄后,已经锐减至仅剩8人3辆车。拍摄结束后,饶子君体重跌了8公斤。

      谈到为何首部作品要挑战这么困难的题材,饶子君坦言,她想将这部影片送给天国的登山家父亲,作为自己的礼向他致敬。如今,《藏北秘岭·重返无人区》入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并在温哥华国际华语电影节荣获“红枫叶奖”纪录片单元“最佳剪辑奖”。取得这样的成绩她自己很感恩,“这比高考还紧张的答卷,终于交出手了。”

      虎父无犬女。饶子君的父亲饶剑峰除了是深圳的企业家,也是一名“攀登者”。世界上海拔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他登顶的就有10座。若不是在挑战巴基斯坦南伽帕尔巴特峰时遭遇恐怖袭击,或许“14座高峰大满贯”早已被他踩在脚下。

      2013年6月30日,饶剑峰的追悼会在深圳殡仪馆举行。在千余位前来悼念的亲朋面前,饶子君致完了悼词,其中最后一句话她写道,“他不复存在,因此他无处不在。”为感知这份“无处不在”,她重返父亲攀登梦开始的地方:。“我知道他作为一个父亲是怎么样的,也知道他作为一名企业家是怎样的,但我不知道他作为一位登山家是什么样。所以我想要重走他的路,虽然我没有攀高峰,但也想去挑战高海拔,因为那是可以离他更近的地方。”

      饶子君在这次羌塘之行找来的“故人”,是曾与父亲合作过两次8000米攀登的向导。站在父亲曾经的向导旁,听他曾经的故事,感受他曾到达过的高度,看他曾看过的风景,成了饶子君追忆的方式。“父亲曾告诉我他登山的体验是‘生和死,步步求生’。我曾经只能通过言语分析这几个字的意义。直到我站到海拔6000多米的冰川之上,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心跳,甚至大脑中血管流动的疼痛感,这些不适宜生命存在的难受,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存在。”

      饶子君是土生土长的“深二代”,小学毕业于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初中毕业于福田外国语学校,高中就读于红岭中学,2013年以全国第13名的专业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影视导演专业。跳出舒适的生活圈前往羌塘,她说既刺激又兴奋。

      拍摄前夕,饶子君与全团队的人一同签署了生死谅解书,踏上了这段很多人看似疯狂的旅途。她说,“我们不是去找死,而是去认清死亡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但即使它在,我们也可以得偿所愿,会让人更加珍惜当下所有。”

      被昆仑山脉和冈底斯山脉紧紧怀抱的羌塘,完整保留了“地球母亲”的史前风貌。跟车队赛跑的藏羚羊,像哈士奇一样在你面前打滚的野狼,让饶子君感受到原生态下动物的自在,“如若我们不去,可能很多人还不会了解羌塘。我们想把现在最真实的拍给大家看。”

      当大家终于到达普若岗日冰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为之震撼。站在有十六万年历史的冰墙面前,饶子君感慨人类历史与这块冰相比竟如此短暂。“斗转星移,人类文明曾在羌塘诞生过,也消亡过,这是它‘死’的意义。但即使是在这片死地,你依然能发现生机,丰富的高原系统以及各种各样的动物,都在体现着生的价值。这就是向死而生的力量。”她说,现在每当生活中遭遇困境,想想在无人区的经历,便没有过不去的坎。羌塘是片净土,更是治愈她心灵的秘密之地。

    上一篇:中国电影需要回归艺术本体(图)
    下一篇:王思聪荧幕首秀演什么?电影名是什么
  • 图说天下
    首页 | 免责声明 | 业界聚焦 | 互联网络 | 热点专题 | 科技前沿 | 风云人物 | 媒体动态 | 产业经济 | 移动通信 | 数码电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优迪科技(www.fudsi.com)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图片源自网络或网友自主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